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文化艺苑

我的孩子

 作者:龙治辉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次数:  时间:2018-06-22 08:25:13  【字体:

老谢和小刘如往常一样,迎着跳跃的朝阳,蜿蜒地走在杂草地里,向一段土坡迈进。这是工地上刚堆起来的路基,新翻的土,黄橙橙亮晶晶。这一段本来是没有路的,每天走成了一种习惯,反而成了他俩的必经之地。

在坡顶眺望,红日渐白,泼洒着温热地阳光,照拂着大地。远处山峦起伏的轮廓渐渐清晰,泼墨式地深翠林木恣意地描绘天地画卷。近处赶集归来的人们缓缓融入这图画,三四孩童握着糖的笑声,甜滋滋的蔓延开来。

(一)

“咋地,师傅?想家啦,想孩子啦?”

闷着头玩手机走了十来米的小刘,回头看老谢在望着远处发呆,恍然发觉身边景色正卡在怡人的点,也转过身走回来,顺便拍了几张照片发朋友圈——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眼前的微醺。”

“我孩子比你都大!一大把年纪我还哪来那么多调调!”

“师傅,我也要当爸爸了,您给我讲讲怎么带孩子呗。”

“带孩子啊,嗯,要分阶段。婴儿时期必须细心呵护,一丝都马虎不得。因为孩子太小,完全不会表达,你要时刻密切关注他,感受冷暖,添衣还是减衣,稍不留神就容易生病。怎么说呢,就像我们现在搞梁的养护,夏天热要时时洒水降温,冬天冷要盖稻草盖草席。”

“师傅这么说我明白了,还真是,谁能想到,四五个人牵手抱不下,又高又大又硬的水泥柱子,其实刚成型时也像婴儿一样脆弱,需要呵护。”

(二)

“师傅,您啥时候走啊,机票买了没?”

“别催,明天就走了,未来是你们的!买了高铁票。”

“不,我这可不是催您。我是觉得吧,我还没长大啊,在工地上我还是个孩子呢!而且高铁票转车要坐八九个小时啊,机票不是打折吗,又快又便宜,干嘛不坐?”

“在工地走了近四十年,今天终于要结束工地生涯。慢点走吧,年纪大了,走不动了,走不快了。每个工地刚上的时候,总觉得不忍心,好好的山水风光,硬是被挖得挖,填得填,好像在搞破坏。可是每当竣工一项工程呗,看着宏伟的桥梁隧道跨江穿山,列车呜咽着奔腾而过,又觉得自己这是改造自然,造福社会,又有种自豪感。我坐高铁回去,就是想再走一走自己修的路,看看有些东西是不是还在。”

“有股酸味,嗯,您今天不像老师傅,像个老诗人,哈哈……您孩子真的比我还大吗,我咋这么不信!”

“你小子!我骗你干嘛,还占你这点便宜呢?”

“那也是,哈哈。我经常在街上看到别人家的孩子,就特想抱过来亲一亲逗一逗,不知将来我孩子会不会也这么可爱啊。”

“放心吧,小孩子2到5岁都是这么个味儿。看着白白嫩嫩能捏出水,饿了会叫,疼了会哭,粘人又爱笑,好带又好玩。”

俩人走在成型的路基上,硬化过的路面坚硬踏实,高处有风,丝丝凉意袭人,顶着太阳前行也不觉得热。偶尔风大点儿惹起黄尘扑面,笑骂着捂脸躲过去。这会儿巡视工地还真是轻松又怡人,路好走,景好看,气候也舒适。不像是在工作,反而像散心了。

(三)

“刘总啊,最近咋样啊?几个亿的大项目,干的可还舒心?”

“刀狗,你这娘希匹的,坐办公室舒服啊,来调戏我!有事说事,我这搬砖呢,一天300上下的收入,耽误不起!”

“是有件很重要的事跟你说。嗯,天气热了,注意多喝水!”

“你妹滴……”

“开个玩笑开个玩笑,现在认真。”

“说!”

“湖人总冠军!”

突然而来的电话,突然而去……

“你妹夫滴……”

“谁电话啊,这么大火气?”

“哈哈,我一朋友。”

“狐朋狗友?”

“不是不是!虽然我们谈话内容比较清奇,但其实平时交往很和谐的。我一人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上班,还能有朋友惦念着,我很感激他。”

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朋友?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朋友?

“我这朋友啊,以前吊炸天。初中就开始谈恋爱,高中就离家出走,三天一小架,五天一大架,整个一学校霸王。最牛皮的是,毕业的时候给班主任写了封情书,当时还让我改错别字来着……上班工作后反而踏踏实实,沉静下来了。”

“是的,孩子的叛逆期主要是在中学阶段。以前的老方法就簧片炒肉,往死里打。现在独生子女多,舍不得打骂,不羁放纵爱自由的也有。我觉得吧,主要还是多沟通多谈心,多跟孩子聊聊,了解他们的内心变化。当然他们肯定不耐烦跟你说,这时就讲究一个中医的望闻问切了。不仅嘴上问,也要从平时孩子的表现中多观察。”

“三句不离本行,接下来您应该会说……”

“哈哈!是的。这就像我们在工地巡视一样。叛逆的少年就像许多安全问题,平时不注意,它就会突然爆发,让你措手不及,而且后果可大可小,非常吓人!你看我们前面那座隧道,之前设计方说很稳定,山体地质什么都没问题。一开始确实没问题,但后来我仔细看了我们运出来的渣土碎石,觉得不对,然后又联系专家来鉴定考察,得出结论:地质本来没问题。但是这个鬼地方处于地震频发区,基本每月都有小震,经常有岩石从山顶滚落。原本结构稳固的山体和地质都受到了一些损坏……安全就是生命,我们要用教育自己孩子的耐心去对待它。”

“谢谢师傅,我记住了!”

(四)

“师傅您能不能告诉我,您这一堆一建、建造师证件,都是咋考下来了,有啥窍门没?我感觉考个二建都好难啊!”

“第一、我不上网,不打游戏;第二、我不玩手机;第三、我没有雅雅静静乐乐;第四、我不会淘宝……”

“停停停!!我的天!师傅您的人生好苍白,我听得好无力。”

“不,我的精彩,你只能仰望。望得久了脖子酸了,当然觉得无力。”

“师傅我受到了一万点伤害……”

“其实很简单。我在工地干了一辈子,我爱她。而你们往往是生活所迫,就业压力大,或者没心没肺的来了工地,是在将就她。爱上她,你就会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。她,也会给你丰厚的回报。”

“我是谁,我在哪,为什么我会跟一个60岁的男人谈爱?师傅我们还是聊聊您儿子吧!”

“我儿子没什么好聊的。现在工作几年了,成了家,安稳而辛苦的活着。”

“那您解放了啊,不需要为孩子担忧了。”

“也不是,前些年操心他工作,现在准备回去给他带孩子咯。他独自打拼也不是一帆风顺,适当地时候我还是要给他一些帮助。这让我想起前几年去参加一次抢险。大雨引发山体垮塌,掩埋了一段铁轨,迫使数十趟列车停运。那一段正是十多年前我参与建设的,对周围环境熟悉。一千多号人,一百多台机械,三天三夜不眠不休,挖土清淤弃渣加固铺轨调试……抢通了的那一刻,没有欢呼没有呐喊,我摔倒在沟里直接睡了过去。那是我的孩子啊,为他受点累,吃点苦,算不得什么。”

“没白吃苦,您孩子现在有本事又孝顺,可以回去享福了!”

“那是!今年村里集资修路,我儿子出了一万,是最多的。他没留自己名,写了我的名字呢!”


(彩蛋一)

“小刘你出去旅游了吗?”

“没有啊!我在工地上班呢!”

“哦,我看你今天发的朋友圈照片好漂亮啊,以为你去哪玩了,还想问问是哪里,我也想去看看。”

“呵,你说我朋友圈的照片啊!其实你每天都看到过……”

“哪呢?没见着啊!”

“放下你的手机,抬头看一看呗。”

“放下手机看啥呢……没啥啊……我去……还真是,每天都见过!”

(彩蛋二)

“师傅您到家没?”

“没呢,高铁上。嘘……别说话,应该快到了。”

“还挺快啊,这就到了……吧啦吧啦。”

一分钟后……

“师傅您还在听没?!”

“在呢在呢,还是熟悉的样子啊!”

“人走茶凉。这茶还没凉呢,我感觉您已经走出宇宙,冲向异位面了!我们到底在不在一个频道对话呀?”

“刚看到了一棵树,尽管是一闪而过,但我记得它的样子,二十多年了,好像从来都没变过。”

“两年师徒情,连一棵树都比不上了吗……”

一颗千年樟树勃然生于山脚湖畔,夕阳下它的影子笔直铺在地面上,与轨道平行,目送着呼啸而过的列车,驶向远方。

(彩蛋三)

“哎大哥,麻烦让让,我里座。”

“这一趟车可要开4个多小时,您这是出差还是旅游呢?”

“回家。”

“这一趟车我熟。每个星期至少要跑一个来回。还是高铁好啊,以前普快转汽车,要跑两三天,现在半天就到了。”

“嘘……”

“咋地啦?”

“窗外前面有好东西看。”

“哦,我知道,我熟。要过江了,大桥上居高临下望去,奔腾江水向东流,一直流到天边。我都看多少回了。”

“江边上那颗枣树,过河的人有不少在拿着竹竿打枣吃,是我栽的。”

“大哥这高铁?”

“我孩子,哦不……我修的。”

“牛皮!”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