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文化艺苑

回家的路

 作者:冉卫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次数:  时间:2018-09-18 11:07:57  【字体:

回家的路,那么短,却一眼一眼总是望不到家;那么长,却一脚一脚就到家了。有些人有些事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也许会遗忘,但回家的路,无论你在哪,无论你走多远,你都不会忘记,因为路的那端是你魂牵梦萦的家。
    我的家在武陵山区的一个土家山寨里,土家吊脚楼,那里民风朴实,仍然流传着土家的传统歌舞,而我就是在那里土生土长的一个土家人。
    对于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,“山的那边是海”,走出大山,寻找山那边的那片“海”,成为了我童年时的梦想。“再坚持一下,往前走两步,就可以把这座山翻过去,海阔天高”,抱着这样的信念,我的脚步不停,走得越来越远,回家的路也愈来愈长。
    小学时,每天都在家和学校的泥土路上往返,这样一走就是七年。路很难走,坑洼很多,尤其是下雨天,到处都是泥泞,没少受罪,“翻跟斗”那是家常便饭。如果幸运的话,还能搭个“顺风车”——坐着马车回家,那是回家路上最幸福的事了。犹记得小学那会,我有一个“梦想”,等长大以后挣了大钱,一定要把那条到处都是泥土的路好好修修,把它硬化成水泥路,改善一下村里的出行条件,为村里人做点事。直到今天,我都不敢跟人提起过这个“梦想”,一直埋藏在心底。而今,这样的“梦想”也不需要我再去践行了,随着国家“村村通”惠民政策的施行,这条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山路,一转眼变成了六七米宽的水泥路。路好了,村里的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又有了新盼头,回家的路也变得敞亮了。
    步入初中后,我开始离开家,独自一个人生活。那会学校要求住宿,每五天才能回一次家,那是第一次离家那么久,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。离家远了,回家也少了,20多公里的路,三轮车成为了我每周往返的交通工具,承载着我初中时代回家路上所有的期待。
    踏入高中后,回家的路就更远了。我去离家80多公里的县重点高中上学,虽然只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但回家却开始变得不容易。那会学习压力大,通常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,能回家的机会渐渐少了。有时候,赶上客流高峰期,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没少吃苦头。记得有一次,等我赶上回家的车,天已经黑了,本来就头痛的我,折腾的呕吐了,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。但即使这样,仍然挡不住我回家的心。
    迈入大学后,离家已是数千公里之遥。我时常跟朋友开玩笑说,我家在大西南,而我在大东北上大学,这是横穿了大半个中国啊。每次回家,都相当于一次旅行,两天两夜的火车,“奔跑”在祖国大地上,从北到南,经历着一次次冬秋夏春,欣赏着祖国的大好河山。放假回家,抢买卧铺成为最紧张而又充满乐趣的事情,我至今都还保存着大学四年的火车票,一张张薄薄的火车票寄托了浓浓的乡愁:我在这头,家在那头。有一次回家时间特别紧,赶着回去参加姐姐婚礼,当买着火车票那一刻,心里甭提多高兴了。
    大学毕业后,我来到振海公司,与家不仅隔了千山,还隔着琼州海峡。在这里,我成为了中铁建的一员,成为了一名“筑路人”。海口美兰国际机场二期扩建项目是我参建的第一个项目,而且机场又何尝不是路呢?这条路可以通向全世界,通向千里之外的家。让我特别引以为豪的是有一天我可以从自己修建的机场坐飞机回家,也许这是筑路人特有的情怀吧。虽然我还没有坐过飞机,但它却在无形之中拉近了我与家的距离,我对此充满着期待。
    我在翻过一座山、又一座山的旅程里,渐渐长大,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家却永远在那里,不曾改变。沐浴在新时代的春风里,作为筑路人,虽已走过千山万水,但仍需不断跋山涉水,只为修筑更多的路,让更多异乡人的家不再遥远,让回家的路不再漫长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