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文化艺苑

迟到的礼物

 作者:李佳佳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次数:  时间:2018-09-18 11:08:33  【字体:

农历七月初七,很遗憾,未曾收到任何礼物。
    农历七月初十,很意外,收到了此生第一束鲜花——粉玫瑰。
    花儿很美,粉白相间,宛如少女低头羞赧时脸上泛起的红晕,娇艳欲滴;花儿很香,清新不腻,恰似一缕清风缓缓拂过少女悸动的心扉,沁人心脾;花儿很犟,浑身带刺,高昂的“头颅”仿佛在向全世界宣示“我是爱神的唯一使者”,高傲自信;花儿很娇,单薄柔嫩,惜花之人必须小心翼翼,精心呵护。
    对于从未养过花的人来说,一切都很陌生,因为我不懂如何照顾她;一切都很新奇,这毕竟是人生初次尝试;一切都很忐忑,明知道未来不可期,却仍然担心无法为她延续更多的可能。思及此,我宁愿不要这份转瞬即逝的浪漫与美丽,但求时光能温柔以待,愿她永远袅娜摇漾在那片生于斯长于斯的沃土。
    贾平凹先生说:“欢乐到来,欢乐又归去,这正是天地间欢乐的内容。”欢乐的真正意义,并不在于“欢”,也不在于“乐”,而在于欢乐“从无到有,从高潮到消逝”的整个过程。生命的意义亦然。
    “欢乐归去”的那天,曾经倔强的她终于开启了“垂头丧气”模式,原本未施粉黛却娇艳欲滴的脸庞已不再饱满水灵,记忆里那朝气蓬勃、争奇斗艳的青春活力早被干枯萎缩、形容枯槁所取代。时间从不会“怜香惜玉”,更不会许下任何“特权”,一切的美好终将褪去,留下的只有那些由人恋、随人怨、无人念的枯枝断叶。
    世间万物,众生百态,四季轮回,任时光匆匆暗把流年消度。人世间,没有什么比亲眼目睹生命的殒消更为残忍。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”,这是葬花的黛玉发出零落花如许,花败喻人老的感伤;“昨宵爱春风桃李花开夜,今日愁秋雨梧桐叶落时”,这是崔莺莺在普救寺看花开花落,感新芽变枯叶的惆怅与寂寥。
    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无论我们怎样精心呵护都不为过;生命是如此的短暂,无论我们怎样倍加珍惜都不为过;生命又是如此的厚重,无论我们怎样全力以赴都不为过;生命更是如此的绚烂,无论我们怎样努力绽放都不为过! 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